00后子承父从事废品回收行业年收入十几万

去年6月,21岁的小赵从杭州电子职业技术学院毕业,直接回家接手了父母的生意。
以“继承家业”开局的故事主人公总是自带光环,但小赵不同。他接过的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废品回收站,同时要接过压在父母身上的脏活累活。
前阵子,“杭州95后育儿嫂月入过万”的话题登上热搜,王青当晚收到了同系学妹发来的微信:“育儿师考证要去哪里培训?能不能带一带我?”
在社交平台上,“不体面但赚钱的工作”时不时就成为打工人热议的话题,其中废品回收和家政服务两个行业频频被提名。在高薪的光环下,很多年轻人一头闯进传统认知里的脏累苦行业,他们是怎么想的?
接过脏苦累的“高薪饭碗”
去年的毕业实习,小赵干了半年汽车销售员,“有时闲得心里发慌,有时忙活了好几天单子也没谈成,没赚到什么钱。”
一毕业,小赵就主动提出要回家收废品。他从小经常和爸妈一起出去拉货,这行的门道已经摸索出来了,“铜线里有没有杂质、有没有掺假,我一看一拎就知道。”
00后子承父从事废品回收行业年收入十几万
小赵家的废品站在临平,主营回收废旧金属、电线电缆等,搬运的成本高,利润空间也大。有的铜能卖到50多元一公斤,一吨的利润有1000-2000元。他算了算,回收站一年至少能盈利十几万元。
00后子承父从事废品回收行业年收入十几万
他急于接班的另一个原因是,父母年纪大了,多年的体力活让他们的身体落下了毛病。回收废铜要过四遍秤,抬上抬下八次。光是搬货就要一两个小时,浑身都是汗和灰尘。这种日子每天都在重复,风吹日晒,全年无休。
小赵爸妈不是没有雇过帮手,但所有人干不了几个月就打退堂鼓,兜兜转转能长期坚持的,只能是自家人。
同样每天和脏苦累打交道的王青,今年26岁,已经是从业4年的高级育婴师。4年前,王青从一所二本学院毕业后,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求职期。她读的是英语专业,因为没有专业八级证书,找不到对口的工作,入职的初创公司没两个月就散伙了。
听朋友说做育儿师一个月能赚8000元,王青去报考了母婴护理师证,挂靠在一家家政服务公司,成为全公司学历最高、最年轻的育儿师。
培训期间,她就先尝到了苦头。公司要求每天的有效服务时间不低于10个小时,工作表里排满了给孩子喂食、洗澡、按摩、常见症状处理等细碎的事项,每半小时都要完成其中一两项。
00后子承父从事废品回收行业年收入十几万
“第一笔订单我还是朋友帮忙介绍的,那位姐姐只比我大一岁,孩子六个多月。”王青说,雇主家在另一座城市的县城里,提出可以多贴2000元,她没犹豫就赶过去了。
面对长辈的偏见和同龄人的时差
第一次“上户”工作,王青每天六点半起床,把一天中必须要做的各项事宜安排好,还要时刻应对孩子哭闹、发烧、不睡觉等各种突发的状况。
“住家就是24小时待命,每天从早到晚都有干不完的活。只有等晚上孩子睡了才能做一点自己的事。”王青说,高强度的工作让她经常漏掉手机里的电话和信息,没过多久她父母就发现了不对。
在电话里,王青和家人大吵了一架,“我妈说我丢人,大学生去当阿姨,书都白读了。”直到王青从这家下户,爸妈都没再发来过消息。
爸妈觉得这份工作辱没了王青的学历和年龄,雇主和同行却时常质疑年轻人能否胜任这份工作。
在公司对外提供的服务人员名单里,王青的名字总是排在最后,经常等几个星期都接不到新的单子,“大部分人更喜欢经验丰富的中年育儿嫂,这方面我追不上她们。”
有一次刚上户两天,雇主的婆婆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提出要换人,原因是一个未婚未育的小姑娘没有照顾孩子的天性,“带不到一周岁的孩子,奶奶说我做的辅食口感不好孩子不爱吃,要给孩子吃咸的。”结果她很快就被换掉了。
每天早上五六点,小赵起床拉货的时候,这座城市里的大部分人还在睡梦中。
他学校里的朋友大部分去进厂做技工,或者在公司里上班,过着早八晚五的规律生活。“我和他们有时差。他们玩的时候我睡了,我起床上班他们都还没醒。”
白天做拉货、拆装的工作,小赵基本不看手机。在朋友口中,他常年处在失联状态,微信不及时回,游戏也不打了,聚会总是约不到时间。
小赵工作之余唯一还在坚持的爱好就是健身。晚上八九点,他回家换上干净的运动装备,到健身房开始“举铁”。这个点,健身房里最多的是刚加完班的白领,大家的脸上都有着相似的疲惫。
后浪冲进“低端老龄化”行业
小赵爸妈回忆,收废品的黄金时期是在2004年到2018年,等到互联网开始影响各行各业,他们这种埋头苦干的传统模式也受到了冲击。
“前几年,他们连微信都不会用。客户都是自己跑出来的,一家家上门塞名片。”小赵说,收废品挣钱的关键就在客源。这些年,爸妈积累下了一些人脉,他要端稳这个饭碗,不能再走老路子。
作为在互联网上生长起来的00后,小赵熟练地在抖音、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为自己“吆喝”生意,“过去是人找货,现在要开通货找人的渠道。在网上可以精准找到意向客户,比过去挨家询问的效率高多了。”
小赵还在咸鱼平台上挂了“废品回收”的商品,半年来接了10个新客户。这点订单对废品站来说只能算锦上添花,但在网上聊天就能谈来生意,也是爸妈决定把业务放手给他的重要原因。
在过去,家政行业属于低端老龄化行业,主要指从业人员的学历低、年龄大。杭州信诺家政公司的王经理透露,这几年被高薪吸引来的80后、90后和95后逐渐成了家政行业的中坚力量。
《中国生活服务业就业指数报告(2022)》显示,2020年月嫂这一职业,45岁至55岁求职者占比最多,2021年35岁以下求职者比重大幅增长。
在他看来,年轻人做家政有明显的优势,“她们精力旺盛,学习新知识快,能灵活运用现在的高科技产品。”年轻人进入家政行业后,从业人员结构不断优化,尤其在母婴领域甚至出现了00后,她们学习了科学的营养健康知识,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,这也是家政薪水越来越高的原因之一。
前两年,王青接到的单子不多。在没有接单的日子里,她通过培训考出了高级育儿师证,终于挤进了公司对外推荐的“第一梯队”。
“我现在接单已经很满了,工资也比以前高。”王青说,她关注到目前家政行业稀缺的是知识型人才,她计划通过成人学校报考学前教育,把自己英语专业的优势发挥出来,如果能转型当早教师,那她的职业生涯还会走得更高更远。
废品资讯

在长春 废品“秒变”现金 大家都说好

2024-1-28 19:52:06

废品资讯

用垃圾兑换生活用品,文明“微积分”引领乡村新风尚

2024-1-28 19:06:51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